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理百年》金课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前有美国“狼” 后有英国“虎”:6月人民币怎么走?

2016-5-30 19:26| 发布者: 哈米尔卡| 查看: 1513| 评论: 0|原作者: 万得资讯|来自: 凤凰财经

摘要: 不少投资者恐怕仍然对去年美联储加息预期之后的新兴市场巨额资本流出记忆犹新,而如今这个情形似乎有再现的迹象。不仅如此,英国是否脱欧也成为6月汇市的一大风险。大洋彼岸的双重风暴下,6月人民币会怎么走?本周一 ...

不少投资者恐怕仍然对去年美联储加息预期之后的新兴市场巨额资本流出记忆犹新,而如今这个情形似乎有再现的迹象。不仅如此,英国是否脱欧也成为6月汇市的一大风险。大洋彼岸的双重风暴下,6月人民币会怎么走?

本周一,中国央行将人民币美元中间价大幅下调294个基点至6.5784,为2011年2月来最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盘中跌破6.58关口之后一度失守6.59元,刷新5月18日鹰派美联储纪要公布以来新低,在岸人民币开盘后亦“轻松”跌破6.58元,刷新2月初以来新低。

资料图1 

上周五,耶伦意外发表“鹰派”讲话,称“未来数月”加息可能是合适之举。耶伦讲话后,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的夏季加息几率飙升,7月份会议上加息几率更是超过50%。

资料图2

美联储在6月14-15日会议中考虑是否升息;6月23日英国将对是否留在欧盟举行公投。

1月恐慌难再现

路透报道称,人民币恐怕不会有太大的贬值。只要美元升值空间不太大,相应的,人民币的贬值空间也就会比较有限。

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经管学院教授王健表示,美国经济的总体复苏可能不及预期,而美元已经升值到历史高位,且升值的负面影响已经传导到实体经济,所以继续大幅升值的动能不足。

他指出,美元再升值5%-10%有可能,但再升值20%几乎没有可能。也就是说,按照当前的美元指数来计算,最高美元指数也就上升至105左右。周一,美元指数在96一线震荡。

资料图3

王建还同时表示,一年内人民币在贬值5%的情况下,实际上对经济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他指出,很多海外基金经理认为,即便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到5%-6%,依然高于世界大多数国家,美国近几年的经济增速只有2%左右。所以他们认为,如果此时撤出中国,会丧失比较好的机会。

与之呼应的是,人民币大空头们似乎也在变得小心翼翼。香港万得通讯社上周报道,反映海外投资者悲观程度的关键数据之一—离岸汇率对在岸折价从年初的2.9%降至目前的近零水平。美国证券托管结算公司(DTCC)的数据显示,汇率在年底前跌至7的概率从年初的逾30%降至目前的13%。人民币期权隐含波动率在本月更是几无变动。

资料图4

瑞士基金管理公司Notz Stucki & Cie另类资产投资负责人Hilmi Unver表示,“在这个阶段,我认为押人民币下跌毫无意义,中国政府不会让自己被空头牵着鼻子走。中国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重建对人民币的信心,这时候赌人民币贬值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6.60”料失守

有中国央行厉兵秣马积极“备战”,市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驾驭人民币汇率的缰绳并不会“失控”;但市场亦担心不确定的演化因素还未进入高潮期,6月人民币料兑美元料破6.60元。

工银国际研究部联席主管程实认为,6月中旬美联储决议公布、6月23日英国退欧公投,如果两件事同时发生,美元会有新一波动力冲顶,“人民币对美元的压力就会瞬间放大,这会是个系统性风险。”

如果连续出现两个不利事件,则人民币兑美元会面临困局。去年汇改后人民币阶段性贬值,阶梯式贬值造成即期汇率的重心在逐渐走贬,1月虽然有超调,但重心比现在高,6月人民币破6.60元非常有可能。

但资深商业银行外汇人士韩会师则认为,“央行如果想守6.60,压力并不大,随着年初到现在政策出台、结售汇数据好转,目前境内已经不存在投机性购汇,购汇压力很小。”

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也认为,2016年,美联储从超级鹰派转向鸽派或“不鹰不鸽”,人民币汇率的外部压力地雷就祛除“雷管”了。“现在就看国内问题,只要国内不出现乱或政策重大失误,人民币的危险处境就不太强。”

风险并未退去

知名财经博客Zerohedge表示,周一人民币中间价大砍早已在意料之中,上周五和周六的市场反应已经有迹可循——数字货币比特币因中国需求旺盛而飙升至599美元左右,为2014年7月以来新高。

资料图5

有分析人士认为,比特币的“疯狂”与近期美联储加息预期重燃致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汇率再度承压有关。“人民币贬值预期刺激中国投资者对于比特币需求大增,来自中国的巨额个人存款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式,比特币或是备选之一。

上周四公布的路透调查显示,过去两周新兴亚币的看空人气加重,因对美国即将升息的预期升温,且围绕中国外汇政策的不确定性再现,人民币空仓创2月初以来最高。

大和资本上周曾发布过这样一篇报告,大致意思是中国资本[0.00%]外流情况并非已经回稳,而是压力再度出现,资金外流刚刚进入第二回合。

该行驻香港首席亚洲(除日本外)经济学家Kevin Lai甚至认为,中国外汇储备规模在一年内可能会降至不足2万亿美元。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到2016年年底将触及7.50元,较目前水平高15%左右。

同样,针对中国资本外流压力问题,投行高盛警告称,中国享受人民币兑美元走强,并兑一篮子伙伴国货币走弱的短暂“甜蜜点”已经结束了,这将重燃资本外流。该行预计,人民币兑美元在一年时间里将跌至1美元兑6.8元,较上周五低3.5%。

蓝色:美元兑人民币即期;白色:预估资本流出规模

自屡次打脸之后,有分析师认为,高盛这次最新的“警告”可能只是确认中国央行持续贬值人民币将不会吓坏外汇市场。

另据彭博报道,原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上周五在新加坡一个经济会议的间隙表示,中国应当允许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在较大的区间内波动,至少20%;中国没有必要告诉外界这一区间……由于这一调整,人民币可能会贬值多达20%,主要受到美国利率走高引发资本流出的驱动,下行压力将会缓解。

余永定还称,由于停止了干预,就能够自由使用各种工具了。“中国还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有谁敢进行攻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栏最新
    本栏热点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管理中国网

      GMT+8, 2020-10-31 21:59 , Processed in 0.27598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